關於部落格
的點滴遊歷記事~好想環遊世界......旅行大晒!
  • 6170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張智成 — 歡迎回來!

問他為何作出以上決定,他表示“海外和大馬的文化不一樣,而且我不再是新人,可以用不同方式去處理我的案子。28 Stage有興趣和誠意,也很瞭解這裡的媒體和市場。我不希望重現以前‘你不瞭解我,我不瞭解你,互相搶人’的狀況,所以才有此決定。”

問他對新東家有何考量,他只求有很大的空間及主導權,未來方向的規劃比較重要。“我想做的東西很多,不能再像以前只負責錄唱,然後發片、宣傳、休息後又再發片,我希望自己也能當製作人,為其他歌手配唱製作。”

從2002年赴台發展至今,他表示自己以前“只是”歌手。“在台灣頭4年,我甚麼都不懂。一直到第六年,我才知道怎樣在台灣生活。”

過去2年半裡,張智成除了在台灣主持4個月的電台節目,二度出演果陀音樂劇《我要成名》,也於去年12月29日在台北新舞台舉行《Power Men演唱會》,把他把想唱歌的癢都搔起。而音樂劇對他心態上的調整有很大幫助,讓他回到很原始的自己,找回當初想當歌手、熱愛唱歌的初衷。

他表示,在發2006年的最後一張專輯《愛情樹》時,他已不知自己的投射和發射target應該在哪里。“或者,我以前走得太快,很多基層的東西都看不到。”

他形容,唱片合約結束後到中廣音樂網主持音樂性的《愛簡單》節目,有利於他跳脫娛樂圈的感覺。“去年11月演完第一次《我要成名》舞台劇時,其實心態已經有所不同,但中間仍有對環境的不適應,所以又選擇了退縮,讓自己再休息,看要不要繼續走下去。”

反而是今年4月二度接演加場的《我要成名》,讓他看到更多東西,也真正去思考未來。“我覺得應該真正去規劃自己的前路,要就要,不要就不要,不可以再像以前那樣‘alang-alang’。於是,我在那之後開始接觸唱片公司,讓自己再放手一試。音樂劇讓我覺得,自己的肢體語言、體能和唱功都沒退步,若我一直有這能量,那我找不到理由不繼續往前走。”

賭城與東妮芭絲頓河合唱

張智成今年3月去美國充電,在洛杉磯朋友家住了3星期,間中想飛三藩市或紐約遊玩,從沒想過要去賭城拉斯維加斯,沒想到因緣際會去了一趟賭城,意外被東妮芭絲頓(Toni Braxton)拉上台合唱且深獲好評,讓他形容這是一趟驚奇的演唱會之旅。

機場遇見李安

張智成從洛杉磯飛紐約時,就在關卡見到格林美音樂獎最佳流行男演唱人約翰梅耶(John Mayer),而且很多記者在拍他,讓他不禁心想,難道我這趟會見到很多大明星?結果他在紐約玩了幾天,從紐約機場過關卡時,李安就排在他前面,他很興奮向李安打招呼,說自己是來自大馬的張智成,李安一句“我知道你是誰。”讓他高興不已!

問他當時還跟李安說了甚麼?他說“忘了。好像是恭喜他得獎之類的話吧!我當時滿腦子只想著,哇!李安知道我是誰耶!但後來想想,他弟弟李崗有來看過《我要成名》音樂劇,也出席過我們的春酒活動,加上我也發過很多張專輯,他應該真的知道我吧!”

他當時原本想飛三藩市,但知道當地一直下雨後,便改訂飛去賭城的機票,並花80多美金在網上訂購東妮芭絲頓演唱會的票。“我抵步後去拿票,竟發現那是張 100多美元的門票。看演唱會前順手去賭場玩了一把,竟然贏了很多錢,匆匆趕去演唱會時,發現所有人都穿得很正式,只有我穿T恤牛仔褲,覺得很不好意思。更不可思議的是,我竟然被帶到前面第一排的觀眾席。”

東妮成配角

當東妮芭絲頓演唱《Another Sad Love Song》,問可有人要上台合唱時,大家爭相舉手,張智成也不例外,結果竟幸運被點上台。當東妮問他要唱“卡拉ok式”還是“American Idol式”時,他還未來得及反應,東妮就說“Never Mind,Just Follow Me。”當張智成一開腔時,東妮驚訝看著他,還故意彈到一邊去,把主場交給張智成。原本她只想請觀眾上台唱幾句搞氣氛,最後不但和他合唱到最後,還把後面飆高音的部份留給了他。

“當時,全場人High到不行,台下很多人爭住跟我握手,我好像也成為當晚的明星了。(你不表明自己也是歌手?)哎呀!怎敢介紹?我穿成這樣哩。”但他表示,合唱後不但把之前贏的錢輸光,過後買網球決賽門票,沒想到自己心儀的球王球后竟無緣闖入決賽,讓他無緣親睹偶像在決賽爭取榮譽。“或者,我那天的運氣用太多了吧!”

自嘲走“狗屎運”

至於和張敬軒結伴看雲妮休斯頓(Whitney Houston)演唱會,他表示那已是2004年的事。“當時很頻密到香港宣傳,廣東歌《傷心換日線》也在香港拍MV,所以和張敬軒在《勁歌金曲》合唱《認錯》成為好友,並相約一起看演唱會。”他表示,自己在賭城當S.H.E演唱會嘉賓時,也偷閒去看過席琳狄翁(Celine Dion)演唱會,以前到日本訪問Boyz II Men時,更曾和他們合唱《One Sweet Day》。

說他很有這方面的運氣時,他笑說“狗屎運”囉!“像我還沒當歌手前,為了支持楊偉漢而去看《娛協獎》,當時我就告訴朋友說,下一屆我要站上去。沒想到後來成真,而且連續好幾屆都站上去。所以,我們不該害怕夢想。因為沒甚麼是不可能的,只要用心去做,就一定可以。”

側記

很久沒看到這樣自在的張智成了!久違了,跨過了,而且蓄勢待發!當坐在面前的他,喧鬧地說著“吃谷種”、“不能再alang-alang”、“狗屎運”等 “羅惹華語”時,你只覺得無比親切。充滿能量的他,數著在洛杉磯機場偶遇約翰梅耶、在紐約機場跟李安導演寒喧、甚至在拉斯維加斯被東妮芭絲頓拉上台合唱的事,旁人的驚嘆聲越大,他的笑聲也越響。如他所說,他終於認知到,自己從沒失去過甚麼,他的人生也不是別人想要就有的人生。我可以預見再次起飛的張智成,日後將學會享受唱歌帶給他的快樂、忘卻以往“想太多”的負面情緒。所以,張智成,歡迎回來!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